水君

都忘了bloody bond了,听到阿不思说I can't.我只差点尖叫( ・᷄৺・᷅ )官方才是大手啊,什么GGAD众人面前赤膊相见,最深层的渴望,犹豫怎么毁掉的羁绊信物……站在厄里斯之镜面前的阿不思从还能看到和格林德沃的命中见证到只能看到孤独的自己手中拿着毛线袜……英国男儿的灵魂果然需要针织手工的滋润啊(雾)
除了GGAD,莉塔也算重要人物了,几乎拯救整部电影。在我认为全片女性角色沦为炮灰之时,她力挽狂澜了,哎。
另外感觉很多片段都被删了,场景切换有点突兀,不知道到时候网版出来会不会有完整的。

无题

几天前,我认识的一位女孩子突然自杀了。

我和她其实只有一面之缘,在湖边因为父母走访而有了短暂交集。

她比我大一岁,北方出生却具有一股子江南的灵秀。那次见面我们聊过互相的职业追求、爱好,回来路上她还在微信里问我买汉服的事情。然后我们就成了微信网友,还是只刷对方朋友圈不聊天那种。

或许是因为学的是传媒,她有一双视角独特的眼睛,经常拍一些色调通透冷静的片子,加上不同的朋友的身影和自己偶尔才出现一次的侧颜。

她会发自己在雪里打滚,剃了新的半头发型,纹上了汉代风格凤鸟印记,和新的妆容尝试的图片。

她也会发家里新来的小猫,家乡蒸笼水汽氤氲的年味,和小孩子玩幼稚游戏,和比孩子还幼稚的晒交往一百天纪念的自拍。

她有过自己幽默文字建造成的个人账号,也有过在K歌软件里风格多变的挑战。

因为实在交往很少,所以在她在香港读研的日子里,我还记得最后一句和她聊过的话“我知道了,比起刘亦菲,你更像刘诗诗”“哪有”。透露出一股蠢劲的我大概是因为怕对方觉得我肤浅,后面便没了深交。

明明刷到过她对自己中学时曾经被欺凌的自白。

我却什么都没说。

虽然并不知道抑郁症的她心魔到底如何,但从我身边患抑郁症的朋友以及懦弱挣扎的自己的经历来看,少年往事应该是脱不了关系的。

我还记得她的目标接近于做个有力的自媒体人,不知道在日常的商业糊口和实事邀稿中她有过怎样的挣扎和自我认知,亦或是在丰富的出游生活中发现并决定抛弃生活的本质?

这些已经无从知晓了。

人生就是这么操蛋,糊涂的还可以当一条幸福的蠕虫,清醒的就要面对无尽的颠倒与痛苦。

但是死了之后,就什么都没了啊。

我写下这些或许多余的文字,也不能拼出这个优秀美丽的女孩的一半,因为唯一有可能懂得她的人已经从这世上消失了。这就是整出死亡对现实带来的最大影响。至于对于更多亲密的,陌生的,仍然活下去的人,那就只能见仁见智了。

至此已无言。

阳光下颜值也没有高多少,就9个level吧。